网易云热评 · 774℃
突然,想念小时候爸爸在醉酒的深夜独自狼嚎样子,虽然全家甚至全楼都被吵得睡不着;后来的后来,我只记得这个老男人隐忍而温柔甚至略带憨态的笑容,再没了不可一世的倔强,没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狂妄,生活磨掉了他所有的棱角。我只是想,再看一眼爸爸的壮年;我只是不想,他就这样在我眼里老去了。

tags: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