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云热评 · 1077℃
我曾经劝过一个重度抑郁症的人,我跟她说 我吃过全世界最好吃的小蛋糕 你要乐观 哪天来我的城市我请你吃。后来因为某件事我也抑郁了小蛋糕也不好吃了 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没有音乐觉得我会死 就突然觉得 之前我是多自以为是 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劝别人乐观太容易了 你并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

tags:
继续阅读